站内公告:
同爱天空|同性资讯门户 首页 新闻 今日热点 猴痘十问|感染猴痘=有同性性行为?猴痘会永久留疤吗?

猴痘十问|感染猴痘=有同性性行为?猴痘会永久留疤吗?

102672 0 原作者: 央视网 来自: 简男同志聚合
简介
今年5月,世卫组织宣布猴痘疫情不再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但时间来到6月,随着北京、广州陆续传来发现猴痘确诊病例的消息,人们对于这种症状近乎烈性皮肤病的传染性疾病更加好奇。社交平台上,人们交 ...

猴痘十问|感染猴痘=有同性性行为?猴痘会永久留疤吗?

 

今年5月,世卫组织宣布猴痘疫情不再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但时间来到6月,随着北京、广州陆续传来发现猴痘确诊病例的消息,人们对于这种症状近乎烈性皮肤病的传染性疾病更加好奇。
 

社交平台上,人们交换着对病毒的猜测,“猴痘就是通过性行为传播的”“留疤相当于永久性毁容”的言论点赞不少,在猴痘感染者的照片带来的极强视觉冲击下,对于病例的道德性批判也不绝于耳。


我们需要谈猴痘色变吗?


香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副教授朱华晨接受了央视网《新闻+》记者的采访,围绕猴痘,我们有很多确切的结论与读者分享——

猴痘十问|感染猴痘=有同性性行为?猴痘会永久留疤吗?


《新闻+》记者:2022年9月,重庆市曾经报告过1例境外输入猴痘病例,但并未有传染的病例报告,今年6月,北京、广州先后发现猴痘病例,近期也未见到病例数字的上升,这是否说明猴痘的传染率并不高?


朱华晨:猴痘的传染性其实不算特别高,有一个概念叫基本再生数,也就是R0值,如果R0值小于1,一般就不会造成非常大规模的感染和传播。而猴痘的 R0值在0.57~0.96之间,在某些特殊的群体中或者是特殊的毒株,有时它可以高过这个数,但绝大多数情况下它都是小于1的,所以总体上它的传染性没有那么强。

从2022年开始,欧美暴发的猴痘传播到全世界,目前它传播的人群比较特殊,约96%都是男性,其中超过80%有男男性行为。可以看出,它还是相对局限在一个特殊的年龄段和性别里,所以总体来说作为普通民众,被传染的风险其实相对是比较低的。


《新闻+》记者:2022年5月,猴痘开始在全球快速传播,到当年冬天病例上升趋势开始缓和,今年夏天亚洲地区猴痘病例有所上升,猴痘流行是否和气温有关?

 
朱华晨:猴痘病毒本身是一个相对比较稳定的病毒,它对冷热不是那么敏感。

另外,猴痘病毒是通过人传人、动物传人的,我认为它跟季节的关系不是特别大,它更可能和人群感染的基数、防控措施有关系。

每年到了五六月份,全球性少数群体会举行一些派对,在这个过程当中实际上就给了病毒扩散传播的机会,这也无形中增加了6月份前后感染的人数。一旦感染人数上升,就会有一个延续效应,所以基数越大,人们感染的可能性就越多,普通人感染的风险也会随之增加。


《新闻+》记者:猴痘是否有潜伏期?接触还没有出现症状的感染者是否有感染风险?

朱华晨:一般认为猴痘是有潜伏期的,但每个人的免疫状况、身体状况不同,不同的毒株也有影响,以及感染途径和接触病毒的浓度也有所区别,潜伏期大概是在1天到31天之间,平均来讲就是一周到三周。

我们也发现有一部分人感染后是没有表现出明显症状的,但这一部分人同样可以传播猴痘病毒。

当然病人如果出现皮疹或者皮肤溃疡,有创伤口,他传播给别人的风险会高一点。


《新闻+》记者:猴痘到底都通过哪些途径传播?飞沫传播的风险大吗?


朱华晨:一般来讲,直接接触、间接接触、飞沫传播是比较可能的感染方式,并不仅仅是男男传播,虽然去年大多数的确诊患者是跟男男同性性行为有关系。

最主要的直接接触感染是接触了患病部位或者其分泌物,比如猴痘的脓汁。

还有一种是间接接触,比如接触了被污染的衣物或者其他物品。

另外,说到飞沫传播可能大家会觉得比较害怕,但是实际上飞沫传播跟新冠、流感气溶胶传播是两个概念。飞沫传播一定要在很近的距离进行比较密切的接触,被直接从呼吸道或者口腔里面喷出来的飞沫溅到伤口或者黏膜上,才会中招。

这里面对于我们普通人来讲会有一定风险的就是比如家庭的照顾者或者医护人员,他们要特别小心。当真正有猴痘病人在家庭里或者在医院的时候,我们一般不推荐去做清洁,比如进行吸尘等会搅起很多烟尘的动作,也不要去抖动衣服和床单,因为这样可能会扬起一些皮屑和掉下来的痘痂,这些一旦被吸入到鼻腔、眼睛、口腔就有可能会引起一些创伤面或者黏膜的感染。

当然在猴痘高发区要特别注意尽量不要接触野生动物和来历不明的宠物,特别是像啮齿类、灵长类以及有袋动物,以免被咬伤抓伤,也不要去接触它们的粪便、排泄物。

到目前为止,台湾地区已经有100多例猴痘确诊病例了,在6月初还报道了一个90岁的老太太和一个4岁的幼儿不幸感染猴痘的消息,这实际上给我们敲响了警钟。一开始猴痘可能更多的是通过男男性行为传播,但是随着家庭、医院环境中密切接触的发生,这个疾病实际上是可能会扩散到普通的社区和人群当中的,虽然目前来说这个风险还相对比较低。


《新闻+》记者:在人流密集的公共场合,例如地铁,是否要避免和他人的肢体接触?

朱华晨:到目前为止,全世界确诊感染的人数累计也就8万多人,而大多数病人的感染时间比较短,一般几个星期就会好了,全世界80亿人口,接触到猴痘病人的可能性并不高。

另外有一个比较好的消息就是,猴痘病毒对我们日常所用的各种消毒剂非常敏感,漂白水、酒精都可以把它们杀得很干净。

所以我们注意好自己的个人卫生,外出后用肥皂洗手,手上有创伤的时候可以戴手套,或者是把伤口贴起来,基本上应该还是比较安全的。

 
《新闻+》记者:除了长痘,猴痘还有哪些症状?

朱华晨:我们一般认为在发病的时候,有一部分人会出现发烧、浑身肌肉酸痛、背痛、头痛、喉咙痛,整个人呈现很疲倦无力的状态,还有可能伴随畏寒、流鼻涕、眼睛痛、结膜炎、咳嗽、淋巴结肿大,有个别人会发展到肺炎。猴痘的初期症状跟感冒挺像的,很多病毒性的疾病都有这些共同的症状。

但是感染猴痘几天之后,很多患者就会出现皮疹或者一些异常的皮肤溃疡,如果是由性行为引起的,那它会集中表现在性器官附近或者直接接触的部位上。

并不是所有的人都会有症状。有的人可能就只是出现皮疹,尤其是那些曾经接种过天花疫苗或者牛痘疫苗的人表现的症状会更加轻微一些。


《新闻+》记者:1980年消灭天花之后,我国不再统一接种天花疫苗,现在没有接种过天花疫苗的人群就有些焦虑,您认为这种焦虑有必要吗?

朱华晨:那些曾经接种过疫苗的人,当然相对会多一层保护。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们身体里的抗体、免疫细胞也会越来越少,总体上风险性会增高。

但是好的地方在于到目前为止,猴痘总体上的风险还是非常低的,而且它相对局限在特定人群里,对于绝大多数社区里的普通民众来讲,这是一个很可控的状态。

所以大家都赶着去接种疫苗也没有必要,除非真的是特殊职业或者有特殊的暴露风险者。我觉得最重要的是我们要注意个人的卫生习惯,这其实是比接种疫苗还要好的一个防御的方式。


《新闻+》记者:猴痘是否可以自愈?

朱华晨:猴痘是一个自限性疾病,绝大多数人感染几周内就会自愈,但是对于免疫力低下的人群,比如现在全世界的8万多个确诊病例里面,蛮大一部分是感染了HIV的,这一类人的症状可能比较严重,长期病患者或者是幼儿、孕妇、老人有可能会出现致命的状况,主要体现为继发的感染和并发症,这个时候就没有办法靠自己身体的抵抗能力去对付病毒,需要医疗介入。

 
《新闻+》记者:猴痘是否会留下永久性的疤痕?

朱华晨:现在全世界流行的所谓西非毒株相对比较温和,有一部分人发病的时候可能会觉得很疼,但是大多数人并不会留下疤痕。有一篇论文调查了110位确诊病人,只有13%会真的留下疤痕。而且疤痕是分布在全身各个地方的,我们的头和脸只占我们身体表面蛮小一部分,所以我觉得也不需要太担心。而且如果你的免疫状况相对比较正常,它并不会发展成为一个非常大面积的感染,所以对于疤痕我觉得不用太担心。

我们要注意个人卫生,还有在性行为方面要尽量洁身自好,不要做一些高风险的行为,其实就可以让我们跟病毒隔绝开来。


《新闻+》记者:针对猴痘是否有有效的疫苗?

朱华晨:疫苗没有必要全民去用,因为现在的风险还是很小,但是对于高危的人群,比如经常要去接触动物,特别是到疫情区去采集动物标本的人,一定要做好疫苗的接种。还有医院的医护人员,特别是照顾猴痘的疑似患者或者高危人群的人,要接种疫苗。

当然了,还有一些确实是有一些特殊的行为生活方式的人,他们属于高危人群,也是要接种好疫苗的。

有一个好的消息是这样的,因为痘病毒跟流感病毒、冠状病毒很不一样,它是个DNA病毒,所以总体上来讲它会比较稳定。然后在大的痘病毒科里,包括牛痘、天花、猴痘这些,都是属于可以交叉互相保护的,所以我们的那些天花疫苗、牛痘疫苗,其实可以直接用来帮我们预防猴痘病毒。当然现在也有一些更新一点的疫苗正在研发,有的甚至已经获得了审批。

所以实际上不用太恐慌,我们有好的疫苗可以预防它的。

 
《新闻+》记者:怎样确认病例感染了猴痘病毒?

朱华晨:猴痘病毒以及其他的绝大多数的病毒和病原体都是可以通过核酸检测来检测到的,除了朊病毒,比如疯牛病,是核酸检测不到的。所以用核酸来做检测在技术上完全是可行的,因为它的灵敏度很高,特异性也很好,现在也有经过了很多可靠性验证的试剂盒可以用,所以用核酸检测没有问题。

当然还有另外一些配套的方法,比如抽血检测抗体,来看有没有近期的感染和暴露,这也是可以的。


《新闻+》记者:目前世界上流行的猴痘毒株是同一种吗?

朱华晨:现在我们一般会把猴痘病毒分成三个进化分支,其中第一个分支就是所谓的中非毒株,这个毒株在刚果盆地是比较多见的,感染的人群很多,包括普通的社区人群。该毒株并没有表现出明显的性传播,反而是儿童病例更多,更严重。中非毒株有些时候也会通过动物传给人,再通过旅行者传到世界上其他地方,但是这个比例非常小。

另外就是世卫建议称为分支2和分支3的西非毒株,总体上来讲它的毒性和传播性都要比中非毒株低一些,分支3(或者叫分支IIb)就是现在全世界传得很厉害的毒株。在欧美,你会看到有很多从非洲旅行回去的人,这几种分支的毒株都可能被携带,只是现在西非毒株的比例更高,所以并不是单一毒株在流行。

这个病毒也处于一个缓慢的突变过程当中,特别是在艾滋病患者或者免疫力低下的人群当中,它的突变会积累得更多一点。所以病毒也在变得越来越多样化,这也是一个值得注意的地方,我们要做好监测,留意这个病毒到底往哪个方向去变。


《新闻+》记者:2022年全球猴痘感染的情况如何?今年5月,世卫组织宣布猴痘疫情不再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这意味着什么?

朱华晨:2022年10月,世卫统计的数据是累计7万多个病例,到现在有不到9万人的确诊病例。

世卫组织一开始之所以会宣布猴痘疫情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是因为当时在短短的一两个月之间,猴痘就扩散到了几十个国家,到目前为止全世界有100多个国家和地区报道有确诊病例,所以它是一个全球性的事件,需要所有国家互相配合,一起防控。

而在过去半年里,你会看到这个疾病的影响力在明显下降,而且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已经积累了很多预防、控制、防御的这样一些知识,所以它不再是所谓的紧急突发的事件,它仍然存在,只是我们不用像一开始那么恐慌和手足无措。

审核员:新闻编辑部-Robin     来源:简男同志聚合
收藏 邀请 举报
赞一个
此篇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热点推荐

系统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