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点公告:
同爱天空|同性新闻门户网站 首页 新闻 国内资讯 环球时报:探访一个中国最大的同性恋组织

环球时报:探访一个中国最大的同性恋组织

1315829 0 原作者: 环球时报 来自: 简男同志聚合
简介
原文标题:环球时报:我们探访了一个中国最大的同性恋组织 两个字:吃惊第一个吃惊这是一个已经在中国发展了10年的同性恋公益组织,名叫“同性恋亲友会”。同时,该组织也被视为是目前中国在规模和影响力上都最大的 ...
原文标题:环球时报:我们探访了一个中国最大的同性恋组织 两个字:吃惊


第一个吃惊

这是一个已经在中国发展了10年的同性恋公益组织,名叫“同性恋亲友会”。同时,该组织也被视为是目前中国在规模和影响力上都最大的一个同性恋组织。 

所以,耿直哥专程前往上海参加了这个组织庆祝自己成立10周年的大型活动,希望通过近距离地接触他们,更好地了解中国同性恋群体的一些现状。

环球时报:探访一个中国最大的同性恋组织


而且,耿直哥在这些父母的脸上也看不到他们对有一个同性恋的子女流露出难堪或抑郁绝望的神情,反而都是幸福的神情。 


耿直哥还得知,这些父母不少还在“亲友会”做着志愿者的工作。在这次“亲友会”的活动上,他们还登台奉献了多个节目,并获得了现场激烈地喝彩与掌声。 


实际上,耿直哥所参加的这场活动,如果简单概括一下,就是一场同性恋者与他们父母的家庭“大联欢”。



第二个吃惊


那么问题就来了:组织这场活动的“同性恋亲友会”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存在呢?为啥他们的活动中会有许多同性恋者的父母来陪伴和支持他们的孩子呢? 


“其实今天你看到的这些父母,在5年前刚接触到亲友会的时候,还是哭成一片的,因为那时他们还难以接受和接纳自己的孩子是同性恋”,已经在“亲友会”担任了5年志愿者广州红树林心理咨询中心咨询师吴丹咏告诉耿直哥,“但过去5年里大家的精神面貌都越来越好了,对子女的选择也从无法理解变成了支持”。


环球时报:探访一个中国最大的同性恋组织


吴丹咏说,这种家庭对其同性恋子女态度的转变,与“同性恋亲友会”所提供的专业家庭辅导和心理援助关心紧密。她介绍说,成立于2008年的“亲友会”认为目前中国同性恋群体面临的最主要的问题,其实还是自我家庭接纳的问题。所以,让家庭接纳自己的同性恋子女便是“亲友会”最重要的工作内容,甚至还为此开通了“求助热线”。 


于是,很多原本不知道该对谁倾诉得知自己孩子是同性恋后的苦恼与压力的父母,自从得到“亲友会”的帮助后,才发现有这么多经历相似的父母已经走了过来,一下子有了一种“找到组织”的感觉。而在这种“朋辈”的帮扶下,才有了今天这些父母对于孩子的接纳以及重新给予的支持和关爱。 


吴丹咏对于“同性恋亲友会”的这番介绍,尤其是“亲友会”这种具体的、务实的基层工作,也成为了当天第二个令我吃惊的地方。


环球时报:探访一个中国最大的同性恋组织


“亲友会”的创始人胡志军(又名“阿强”)告诉耿直哥,“亲友会”对于“家庭接纳”的格外关注,其实也与其成立的背景有关。亲友会的另一位创始人吴幼坚女士,是一位接纳了自己同性恋子女的母亲,她希望其他同性恋者也可以获得这种来自家庭的接纳与温暖;而胡志军自己则因为没能在母亲生前对母亲敞开胸怀吐露自己的秘密,而倍感遗憾。 


胡志军还说,通过关注同性恋者最直接面对的家庭接纳问题,开导同性恋者的父母和家庭去理解和接纳他们,一个最重要的“益处”是能让同性恋者在家庭的关爱和温暖下更好地生活,进而可以化解同性恋者普遍会面临的很多压抑情绪,以及这种情绪会导致的抑郁、自杀以及【艾滋病问题】。


环球时报:探访一个中国最大的同性恋组织


有多年同性恋群体“防艾”经验的胡志军还在这方面与耿直哥分享了他的一些经验。他说从前“亲友会”的防艾工作也只是泛泛地科普和催着同性恋群体去做HIV检查,但效果并不明显。后来他发现不少同性恋者是因为缺乏来自家庭和自我的接纳,所以往往会自暴自弃,自己看不起自己,对活着看不到希望,觉得自己不如死了。那么这样的情况下,他们又怎么会在乎得不得艾滋病呢?


一组来自美国的数据也显示,不接纳同性恋子女的家庭确实比接纳同性恋子女的家庭更容易感染艾滋病毒,前者是后者的3.4倍。


环球时报:探访一个中国最大的同性恋组织


另外,前面提到的“亲友会”的心理咨询师吴丹咏还告诉耿直哥,由于“亲友会”的工作是让同性恋者可以在父母和家庭的关爱下健康生活,所以不少同性恋者的父母也愿意让自己的孩子通过“亲友会”寻找可以信任的同性伴侣。这也令“亲友会”多了一层“健康相亲”的作用。 


耿直哥在与“亲友会”的成员接触中,也发觉这些人大多踏实务实,而且对生活的态度也很积极。 


因此,有 “亲友会”的志愿者也认为,他们的工作其实也是在为社会的和谐与家庭的和睦“添砖加瓦”。



第三个吃惊


此外,胡志军和吴丹咏也与耿直哥谈到了他们这份“让家庭接纳同性恋子女”工作的另一个益处:可以一定程度上化解“同妻”问题。 


所谓 “同妻”问题,指的是一些同性恋者或迫于家庭“传宗接代”的压力、或是纯粹自己想要孩子、或是单纯为了掩盖自己的同性恋身份,便选择与异性结婚的一种现象。由于其中受害者多为女性,这一群体也被称为“同妻”。 


而为了让耿直哥更好地了解这一问题,“亲友会”还专门向耿直哥引荐了一位被“骗婚”的“同妻”受害者。这位 “同妻”也向耿直哥直白地介绍了她的遭遇:她是一位有孩子的单亲母亲,之后与一名隐藏自己身份的同性恋男子结婚。可她发现“丈夫”在婚后与她几乎没有从情感到性关系上的关爱。


环球时报:探访一个中国最大的同性恋组织


这种莫名其妙的“冷暴力”,直到她意外地发现“丈夫”在一个名为Blued的社交软件上与各种男性互相“约炮”后才有了答案。她甚至还发现“丈夫”所在的这些“同性约炮”群里有人在专门“指导”他人该如何“骗婚”…… 


这位受害者还说,她认为现在找女性“骗婚”的那些年轻同性恋者,更多是出于掩盖自己同性恋身份的目的。所以,即便“同妻”在发现“丈夫”的秘密后提出离婚,这个过程也极不顺利,因为对方会否认自己是“同性恋”,甚至会反咬女方一口,从而让受害“同妻”在法庭上什么补偿也得不到。更有的案例中,这类同性恋者会找自己的好友引诱他们长期冷落的妻子“出轨”,以此作为是女方在“破坏婚姻“的依据。 


但令耿直哥吃惊的是,这位“同妻”受害者却对“同性恋亲友会”的工作很认可。她说,“同性恋亲友会”不仅不回避这一同性恋群体的问题,还时常会邀请她为“亲友会”的成员讲述“骗婚”和“同妻”的事情,好让大家更好地认识并消除这一社会问题。另外,“亲友会”也在为她所发起的一个“微尘姑娘同妻救助工作室”提供一些团队建设方面的培训,从而令“同妻”们能更有效地通过法律途径维权。


环球时报:探访一个中国最大的同性恋组织


“亲友会”的负责人胡志军也告诉耿直哥,“同妻”问题的出现也与家庭乃至社会对于同性恋群体的接纳度有紧密关联,多是出于家庭传宗接代的愿望或不接纳而掩盖自己身份的原因,尤其在一些乡村地区更容易出现。而“亲友会”则希望通过增加同性恋者的家庭对他们的接纳程度,更好地从源头上遏制这一问题。



第四个吃惊


最后, 耿直哥从一份介绍“亲友会”的官方材料中了解到,经过10年的发展,这个在中国土生土长的同性恋公益组织,目前已经在全国拥有59个分会和3000多名经过专业心理培训的志愿者,在为30万同性恋人群提供着服务与帮助。


 其运作资金也全部来自国内渠道的募集,并且定期公开。


环球时报:探访一个中国最大的同性恋组织


同时,“亲友会”的不少公益活动还登上过央视向世界介绍中国的英文频道(CGTN),某种程度上也成为了中国“外宣”工作的一张“名片”。


环球时报:探访一个中国最大的同性恋组织


不过,令我第四次感到吃惊的,还是“亲友会”本部所在的广东省的相关部门对他们工作的认可。胡志军就告诉耿直哥,“亲友会”一直很重视与官方合作,而广东官方对“亲友会”的工作内容和务实的态度也一直比较认可。此前有报道显示,广东省民政厅已经向民政部上报过关于“亲友会”在民政系统注册的问题,其中省厅的相关负责人在接受本地媒体采访时也表示“这个群体确实存在,他们的家属确实需要得到关注”。


同时,广东省的一些政协委员以及一些全国人大代表也在积极呼吁官方不妨多了解甚至接触这个同性恋公益组织,进而通过允许其注册,可以令其在官方的监管与指引下更好地关注和服务中国的同性恋群体。


环球时报:探访一个中国最大的同性恋组织


有数据显示中国总共的同性恋人数已经达到“数千万人”。这意味着还有更大比例的同性恋者仍蜷缩在社会的“黑暗角落”,而这种负面的生活与心理状态也很容易导致各种社会问题的出现与发酵。


审核员:新闻编辑部-Robin   来源:简男同志聚合

收藏 邀请

赞一个

相关阅读

此篇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热点推荐

系统推荐

© 2013-2018 同爱天空 版权所有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网站声明    |    隐私政策    |    融资我们    |    广告服务    |    客服中心    |    网站地图    |    侵权投诉    |    不良信息举报